N.G.

一条基本无精神洁癖的总是在混冷圈的什么都不会的咸鱼。
目前是个奥厨加仏厨。
贴吧@REAus欢迎来戳。比哈特。

Is There Truly a God?/上帝是否真实存在?

*亚瑟·柯克兰第一视角

*天坑预警

*祝阅读愉快


 

 

01

我用窗帘把我的房间封实,像用绷带绑住两段血肉模糊的断臂.我在房间里四处踱步确保这两截断臂之间没有任何能透光的缝隙.之后我陷进柔软又舒适的扶手椅里并点上一支雪茄.我的双眼聚集焦点在它残缺的头上.作为房间里仅有的光源,它发出光,热还有烟雾.这让我想起来自古代远东的神话里的天堂.

 

 

 

什么叫天堂?

某个人*告诉我,天堂是上帝存在的地方.

 

 

 

我没有用嘴唇叼住那支雪茄.相反在我松手的那一刻它坠落到了地板上.它向远处滚动了几英寸后停下了.

而我依旧双眼发直地盯着它冒烟的头部.忽然我颓然发笑.

 

 

 

是的.圣灵.祂以我的身体为殿*.

Emmanuel*.

 

 

 

I know that He exists

Somewhere - in Silence - *.

没有由来地,我想起这句狄金森的诗.

我愿意向那位天堂的主人祈祷—如果祂真的存在.

 

 

 

我的嘴唇蠕动如黏腻的肥虫.我觉得我的心脏像喷泉中心的泉眼.如果我的嘴唇再多张开一点点,血液就能从我的胸腔里毁灭性地涌出.

 

 

 

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drawnfrom Emmanuel’s veins;

And sinners plunged beneath that flood loseall their guilty stains.*

 

 

 

我愿放下我的一切罪孽来到血泉边.我愿高呼着Hallelujah饮下鲜艳如葡萄酒的泉水.我愿颔首低眉承认自己的罪愆.

尽管我知道当我闭上双眼向上帝认罪的时候他们正在磨刀霍霍*.

 

 

 

我知道什么是谎言.我也能分辨出哪些是谎言.

但没有人会理睬一个疯子的言论.

因为出自以利亚的话也有不被重视的时候*.

 

 

 

我跪在卧室的地上敬拜上帝.我的身边是一支冒着烟的雪茄.

‘我有罪了,’我轻声说,

 

 

 

‘I was born sick.*’




TBC






——————

注释

 

*某个人:

感觉上这里用someone比较妥当。因为后文中可以看到与亚瑟的对话的‘那个人’是圣灵;但是又很难选取别的中文词汇。所以暂时用某个人代替。

 

*祂以我为殿:

改编自《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6:19。原文部分摘录如下: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 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

 

*Emmanuel:

拉丁文。英文为Immanuel,中译以马内利,意思是主与我们同在。亚瑟这时说有讽刺意味。

 

*I know……in Silence-:

我知道他存在

静静的——在某个地方——

出自美国诗人EmilyDickinson的第338首诗<I know that He exists>。觉得很有味道就拿来用了,虽然我记得她的原意好像并不指上帝。

 

*There is a fountain……lose all their guilty stains: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愆。

出自英国诗人WilliamCowper <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查了维基发现原题好像是<Praise for theFountain Opened>,不过显然前面那个更加著名。

 

*尽管我……正在磨刀霍霍:

根据爱尔兰歌手Hozier演唱的<Take Me To Church>中I'll tell you my sins so you cansharpen your knife一句意义改编。后文可能还会有类似的改编和引用。

 

*出自以利亚的话也有不被重视的时候:

指《圣经·旧约》列王纪下中亚哈谢王三次派五十夫长去找以利亚的事情。前两次的五十夫长和他们带领的人都被天上降下来的火烧灭了。

 

* I was born sick.:

我生来病态。

依旧出自<TakeMe To Church>。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