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一条基本无精神洁癖的总是在混冷圈的什么都不会的咸鱼。
目前是个奥厨加仏厨。
贴吧@REAus欢迎来戳。比哈特。

[Gally]In Silence-Ch.1





-Chapter 1-

 

 

 

“旅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请问您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我收回一直望着窗外不断变更的景色的视线,转而望向对面那位已经放下了书籍,同样目光涣散盯着窗外的小姐。她也收回视线望向我,抿了抿嘴唇并轻轻点头。

 

 

 

注意力吸引成功。我勾起嘴角,“哦,我的荣幸。”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一个旧同学身上。他的名字——暂且称为Guy先生(Mr.Guy)吧。”

 

 

 

“Mr.Guy的事情,最初是两三个月前在同学会上他讲给我听的。”

 

 

 

“这之前Mr.Guy从不参加同学会。就像他学生时一样,他不太喜欢集体活动,总是独来独往。那次的同学会正好是我操办的。尽管我写信邀请了他,但是我并不很期待他会参加。因此,当他出现的时候,我们很惊喜。”

 

 

 

“用完晚饭之后,我和Mr.Guy坐在席边的同一张沙发上。我递给他一支烟——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开始抽烟了。他道了谢,接过烟点上火。我注意到他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就问他最近过的如何,没想到他就这么打开了话匣子。”

 

 

 

<In Silence>

 

 

 

“您好,斯卡布罗先生*。好久不见。我很高兴见到您。您近来过得如何?”

 

 

 

我手持一只酒杯并坐到了盖亚·斯卡布罗右边。他显得有些局促。尽管沙发上还有很大位置,他还是往左边挪了一点。我见他双手空空,于是递给他一支烟。他接过烟,点上火并吸了一口——动作有些生硬——接着回答:

 

 

 

“还不错。多谢。”

 

 

 

我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熠熠生辉。

 

 

 

“您的戒指真是玲珑精致——这么说来您已经有交往对象了吗?”

 

 

 

“Well是的。我很遗憾没能带她来。如果他在场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我微笑起来,“我也很希望见到她呢。”我特意加重了‘her’。这引起了他一阵咳嗽和不住的“我很抱歉”。

 

 

 

气氛冷了下来。我们同时望着远方一些女同学喝酒。她们中的几位开始高声唱歌。其中一位察觉我们的视线,向我嫣然一笑挥了挥酒杯。我笑着摇头。盖亚有些羡慕地转头看向我。我耸了耸肩调侃他:

 

 

 

“您可要对您家里的那位负责呀。知道您这样她一定不会高兴的。”

 

 

 

盖亚不由得大声笑起来,“哦别担心他不会我也不会的。抱歉是她。”

 

 

 

“恕我冒昧。我能知道您现在在哪里就职吗?”

 

 

 

过了一会儿我问道。

 

 

 

“哦,”对方像是被鱼刺梗到了喉咙一样:先是一顿,之后又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沫。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他偏过脑袋挠了挠头发说:“我现在待在家里。当然也在努力找工作。”

 

 

 

“抱歉。”我并不意外这个答复。

 

 

 

我们两人又陷入了长久的寂静。我开始在这寂静中思考问题。我感觉到相比学生时的他,盖亚已经有了很大转变。他似乎已经懂得了如何交谈,或者说如何用更委婉的方式讲一件事。事实上他一直都不坏。他是这种人:如果有人出手相助,他定会铭记并且偿还。这是他身上值得称赞的好品行。

 

 

 

我又回想起大概十年前他的所谓恶行:不穿校服,在校内抽烟闹事,频频违背老师的指令,无视学生联合*会长的警告甚至和他打架等等。因为这些他总是被校长请去喝茶。我们猜测这些不但出自他恶劣顽皮的本性,还与他的家庭密不可分:他有一个据说在外国黑手党混得风生水起的哥哥。相比之下他就像一只温顺的羊羔。他的父母宠爱孩子到了溺爱的地步。他们不管不问,放任孩子纵欲挥霍。这一切造就了傲慢的、无礼的、随心所欲的、年轻的盖亚。

 

 

 

而现在,正如西门彼得听见了被预言的三声鸡鸣后,痛哭流涕并承认了耶稣-基督,盖亚磨平了石头的棱角。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听见了从前老师们预言过的鸡鸣。不过他看起来愿意告诉人们他确实认识耶稣-基督了。至少这是好事。年少时每个人都曾犯下错误。这是可以被原谅的——如果人们悔改的话。*

 

 

 

这时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想我或许可以帮到盖亚。不仅因为他令人难以置信的转变,还有作为同学理应提供的善意的援助。

 

 

 

于是我开口道:

 

 

 

“斯卡布罗先生。我想也许我能帮到您。我这里有些职位暂时无人就职。如果您不介意,不如在有需要的时候找我吧?并且当然,若您有别的困难我也会尽力帮您的。这是我的名片。”

 

 

 

我从上衣的内侧口袋里取出自己的名片。按照习惯的礼节性方式我放下酒杯转过身子,用双手把名片递给他。他再次变得局促并继续挠乱那头白发。最终他频繁地点头道谢同时收下了名片。

 

 

 

“多谢。感谢您。那么日后不免要打扰您了。”

 

 

 

他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我感到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于是我放松下来交叉双腿靠到沙发上,拿过酒杯撮了一小口酒。

 

 

 

诚实地说,同学会之后我几乎没有再回忆起我对盖亚说了什么。人们总是太善于许下承诺,却不善于记住承诺。事实上他们最好永远不要承诺那些易于遗忘的事。因为将一切麻烦串起来的绳索往往正是他们所忘记的那条。假如那天晚上我没有答应盖亚任何事情,现在我就不会坐在火车上讲故事了。不过此前盖亚从未请求我提供帮助,所以这的确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In Silence>

 

 

 

“显然,像同学会这种场合,总是充满了比较。人们比较彼此。以这种方式,他们发现自己有多么优秀而他人又有多失败。”

 

 

 

我透过玻璃望向窗外,——天色渐渐变黑。窗户上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倒影。我可以看到自己脸颊模糊的轮廓映在玻璃上。

 

 

 

“所以我认为,这或许就是Mr.Guy并未参加我们之前的聚会的原因。”

 

 

 

“不过出人意料地,这次他来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有了某样珍贵得足以向我们分享的东西了呢?”

 

 

 

 

 

-TBC-

注②:这儿设定的盖亚姓氏。来源于众所周知的《Scarborough Fair》。写的时候刚巧放着这首歌顺便拿来了。

注③:这个位置戴戒指说明正在恋爱,已有交往对象。

注④:学生联合,即students’ union。总觉得叫学生会有点不符合本文的风格。

注⑤:此段提及的典故:出自《圣经》。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曾经预言彼得在鸡鸣三声前不会承认自己认识耶稣。彼得不相信,后来应验。彼得因此受到极大的震撼,痛哭流涕。另外彼得的名字有石头的意思。


评论

热度(5)